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想到自己要离开,甘甜的心口一疼。

    封寻点了点头,“只是暂时,等到小少爷出生,可以随时回来接掌季家,在这之前,还要麻烦您,先和少爷把婚离了。”

    封寻说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递到甘甜面前,俊脸似乎有一丝波动。

    甘甜看着面前薄薄的几张纸,就要结束她短暂的婚姻,心口的疼痛又像是被刀子剜中了心脏,鲜血淋淋的涌了出来。

    那种纠心的感觉,再次让她似乎想要窒息。

    爱一个男人十三年,拼尽了所有的力气嫁给他,到头来他们的婚姻却维持了短短不过两个月。

    早知是如此,她又何苦要把自己拼的满身伤痕,来赢得这份爱情。

    “老爷子交待,为免少爷怀疑,您还是先和他离婚再离开,生下小少爷后,您就是季家的主人,想要和少爷复婚……”

    “不用了!”

    甘甜打断封寻接下来的话,粉嫩的唇瓣,无力的勾起一抹轻笑。

    接过那几张薄薄的离婚协议,眼眶里的眼泪也已经没有理由落下来了。

    或许以前,她还会拼命的坚守住自己心中的爱情,可是她现在有了孩子,在她自己知道怀孕的那一刻,爱情似乎和这个小生命比起来,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她还清楚的记得,滚热的鲜血从她身体里流出的那一刻,她以为就连肚子里的孩子也跟着一起流失了。

    还好……失而复得,才备加珍惜。

    爱情她可以不要了,季向北她也可以不要了!

    因为她有自己更想要珍惜珍惜的东西。

    “我会按照老爷子的约定,把季家的财产统统留给这个孩子,我和他……不会复婚!”

    甘甜说完,低下头签上自己的名字,含在眼眶里的眼泪,却模糊了她的视线,也模糊了她签下的名字。

    从今以后,她和季向北这个人……再无半分的瓜葛。

    “三天后,我会接您离开。”

    封寻沉声道,伸手拿过甘甜手里的协议,却扯了两下都没有扯过来,不禁叫了一声:“甘甜!”

    “是不是我签了这个,我们……就再也不是夫妻了。”

    说好的放手,可是让她真放手的时候,心还是疼的无法呼吸,心脏更像是被人用刀子生生剜的鲜血淋漓。

    她想过自己选择爱季向北的时候会很辛苦,可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苦。

    封寻眼中闪过一丝动容,声音不禁软了几分。

    “还需要少爷签字才能生效。”

    甘甜轻笑,手上一松,看着封寻将协议收进自己带来的文件袋里。

    “他估计看到这个会很高兴,迫不及待的签字!”

    不是一起想要和她离婚,娶甘露吗?这下他的愿望真的可以实现了。

    “甘甜在什么地方?”

    季家老宅!

    季向北冲进季老爷子书房,一旁的封寻见状,快速的退了出去。

    季老爷子坐在轮椅上,一双精锐的眼中,透着精明,将一个牛皮纸袋推到对面。

    “这是甘甜留下的。”

    听到甘甜的名字,季向北走上前,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的内容时,脸色一僵,大手用力将手里的纸袋折进掌心。

    咬牙切齿道:“她人呢?”

    “甘甜已经决定和你离婚,你只要签字就好,她既然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为我季家延续香光,就不能再做我季家的媳妇,只要你喜欢的那个女人怀了你的孩子,我允许你娶她回来!”

    啪!

    季老爷子的话落,季向北已经愤怒的将手里的协议拍到了桌上,一双眸子充的血红,看上去格外骇人。

    “你说娶我就要娶,你说离我就要离?除非我死了,甘甜一辈子都是我季向北的女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