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人生而不平等。

    钟岚第一次明白这个道理,是在初中的时候。

    当初次月经来临后,就开始了她的恶梦──别的女生开始抽条长大,闪闪发光,她却满脸痘痘,像个气球一个长胖,每个亲戚见了她,都带着笑意地劝她不要吃垃圾食物,多洗脸。

    听取亲戚意见,钟岚每日水煮鸡肉尤如减肥餐,白饭永远不超过一碗,定时洗脸,早睡早起,起来还一边背单字一边晨跑,活得像个重生文里的励志女主,彷佛下一刻就要瘦成一道闪电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后来,钟岚才知道自己是多囊性卵巢症综合征患者,雄性素过多,即使长期吃药,也只能将病情稳定下来──不致命,但肥胖和远比一般女生浓密的体毛会伴随她的一生,无法治愈。

    她的天花板彷佛比其他人低很多,即使努力拼搏往上爬,也只能得到一个不合格的分数。

    可是再不合格,也一路平安长大到二十五岁了。

    钟岚想得挺开的,毕竟爹妈老师领导对你不平等,你总有怨恨报复的对象,可是天生的身体缺陷,就是上天对你不平等,那能怨谁去?还是过好这一辈子,祈祷下次投胎的时候,能抽个上上签吧!

    “岚岚,刚刚你姑姑打电话说要来,她最喜欢吃你做的糖醋排骨了,你去预备一下吧。”

    钟岚一听这话,立刻从电脑前跳起来:“妈,我公司有事,先出去了。”

    话音刚落,她关电脑,换衣服,一气呵成,逃也似的要出门。

    一说是公司里的正经事,钟母就不劝了,心里也知道闺女不想见姑姑,於是刚挂电话,便来说一声,想见就见,不想见就算了,赶紧避一避。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钟岚手刚摸到门把,将门推开,姑姑笑眯眯的脸就映入眼帘。

    “姑姑,你不是才刚打电话来……”

    “哎呀,咱们住得这么近,路上打个电话,说几句话就到楼下了,怎么,岚岚你要出去吗?”姑姑描得正好的红唇弯成暧昧的弧度:“难不成,终於找到男朋友了?”

    她强装镇定:“公司有事,出去一趟。”

    听到不是去见男人,姑姑失望地叹气,拍了拍她的肩:“待会出去就别在外面吃了,岚岚啊,现在的小姑娘一个比一个瘦,你就少吃点外面油腻的东西吧!而且辣的也少吃,看你二十五岁了,人都不青春了,怎么还长青春痘?”

    钟岚: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听完母亲第112次跟姑姑解释这是身体原因,她才得以逃出生天,走前,姑姑纳罕:“惠珍,外面天气好得很,她出去还带把这么大的伞,脑子没毛病吧?”

    远离了姑姑的钟岚,只觉得连飘浮着隔壁装修尘埃的空气都是那么的清新而甜美。

    只是,周末在家里宅一天的愉快计划,显然是泡汤了。

    钟岚叹气,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倒霉。

    吃冰棒喝饮料永远不会抽到‘再来一根’、期待的学校户外活动一定下雨、限量排到她前面就卖光了、闪避本命角色的卡牌,都是日常小事。只有一个人落空的抽奖?不用想了,那位‘幸运儿’必然是她,不幸得遗世而独立。

    老师说抽查的课文,十次有八次会抽到她,别人能碰运气不念的部份,她都要认真复习,变相监督了她的学习,也因此成绩不错──虽然押题的时候从来没押中过。

    为了预防随时会发生的不幸,钟岚更加用心地去对待自己的日常生活。

    虽然天花板将她的头压得低低的,因为声音粗糙如大妈,连在网游里都得不到女生福利,可是整个人生来说,她会给自己打一个合格的分数。

    外边,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当她走出小区的时候,好天气聚起了乌云,白痕划过天空,轰的一声,下起了雷阵雨。

    在没料到会突然下雨,咒骂着不走运,只能快步奔走的人流中间,钟岚镇定地撑起了早有预备的大黑伞。

    黑伞皮实,伞骨造料好,风吹雨打也不能动它分毫。

    这时候,她就变成幸运的那一个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雨,不止杀了路人们一个措手不及,路况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就在钟岚转过拐角,打算去附近商场逛逛的时候,一辆飞驰而过的电单车,将路边走路稳健的老人撞翻在地。

    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