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钟岚有自知之明,她并不是聪明人。

    她最大的优点是自律和专注,能够强迫自己重复枯燥的事情──健身节食以及填鸭式的学习。只是真正的学霸学一个小时能融汇贯通的内容,她得反复做上许多遍的题,一次次的确认,确保将它真正学进去了,才肯放下。

    如果应试解题只需要‘学会’,即使不影响实际成绩,她也要做到‘学懂’才舍得放下,近乎强迫症,跟并没有什么卵用事情较劲。

    后来,出社会处处碰壁,才把她这毛病改正过来。

    现在,她能潜心做题,而且适可而止,不再对着一个已经解完的题纠结半天。

    只是,脑子放在那,在社会打滚会提升人的情商,但有些东西是天生的。

    钟岚对自己的看法,很现实。

    但一看题,一落笔,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怎么看一遍就解出来了?脑子转得好快,她略感不妙,先做了一份数学的卷子,速度和正确率都超出以往三倍!厚积薄发这个词儿以往在她身上特别不明显,付出了一百分的努力,也只能得到一个六十合格分,她也习惯了自己在数学上是个无底洞。

    这时候,她解过的同类题型都出现在脑海里,毫不费劲就套进去,如有神助,就是遇到复杂如迷宫的大题,也不再在转角处犹豫踌躇,处处寻得突破口,堪称杀伐决断。

    完成这份卷子后,钟岚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才用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

    卷头写的时限是两小时,她足足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就完成了,如果是实际考试,余下的时间就是用来复卷的,但这时,她第一时间想的是──这么快做完,是不是大题做错了啊?

    不是学霸,做得快,心里也犯虚。

    钟岚将答案卷抽出来,每题对答案,越对越心惊。

    ……都没犯错?

    偶尔逮着个做错了的题,她都如获至宝,只是一路看下来,错的只是零星几题,正确率比她以往做的题,大大拔高,甚至比当年准备高考多时的她还要强。

    怎么肥四!

    惊得钟岚口音都出来了。

    思来想去,应该就是增益状态的功劳了。

    神仙妖怪提升修炼效率,凡人用了,脑子变聪明,加快学习效率,正是钟岚极需要的,她心脏砰砰直跳,攥紧手上的自动铅笔,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羡慕过学霸的脑子,没想到,真有一天,她也能有这种体验!

    地球已经阻止不了她沉迷学习了!

    钟岚狠狠连灌三口白开水,将心跳平复至常速,翻出另外的卷子低头猛做──九个小时的增卷状态,不能浪费了,语文、英语、地理、历史、政治……走你!

    地理政治历史,密密麻麻的一页重点,她以往要一边抄一边念,较劲一晚上的内容,现在看一次就能记得牢牢的,原文默背出来都不是问题。既喜且悲,喜的是依这进度,能赶得上半年后的高考,悲的是,怪不得从前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比不过学霸,那才是真的聪明绝顶。

    她彻夜未眠,早饭走路到早自习都在看书做题,将九小时的增益状态利用得淋漓尽致,年轻就是最大资本,这一夜复习下来,竟也不觉得累,洗把脸就清醒了。

    第二日就不敢这么作了,重活一次,钟岚比谁都珍惜年少时的青春活力,早早歇下,翌日清早醒来,到早自习的时候,才悄悄领取位面交流群里的增益状态,时长不等,最低一小时,最高二十四小时。

    即使抽满二十四小时,到了十二点,她也一定上床休息──门缝透光,钟母会上来检查,怕她太用功学习,把身体弄坏。她估摸着进度不错,就不想让家人跟着一起担惊受怕了。

    但在学校,钟岚就没有后顾之忧地沉迷学习了。

    “我总觉得,你最近都不跟我玩了,也不在班级群里说话,我说要陪你去看颜清文,你都说没兴趣。”

    课间休息,陆杉杉转过头来,委屈巴巴地望向钟岚。

    对少时闺蜜孩子气的抱怨,她啼笑皆非:“怎么会?我只是不喜欢他了而已,还有半年就高考了,现在校草来了都没有卷子对我有诱惑力。”

    虽然杉杉是个好妹子,但二人心理年龄有代沟,钟岚看她,有时目光都不自觉地带上了对小孩子的宠溺,不再跟她打闹,就是结伴去买吃的,也处处让着她,杉杉被宠得稀里糊涂的,过了整整一周,才感觉到闺蜜的不对劲。

    听完钟岚的回答后,陆杉杉盯着她半天,情商有限的小脑袋拼命运转,三分钟后,叮的一声,得出了结论──表白被拒,沉迷学习,忘记情伤!

    於是接下来的日子里,钟岚经常被她心疼的目光看得毛毛的,倒是也不再在她面前提颜清文的事了,她乐得耳根清静,预备在月考里验收努力成果。

    与此同时,关注着钟岚的学生,并不止杉杉一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