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钟岚没见过明星真人。

    在她的世界里, 清秀白嫩的颜清文已是学校里公认的帅哥, 加上学生时代, 都崇拜成绩好的, 学霸如他, 起码半个学校的姑娘都暗恋他,只是小姑娘都够不上漂亮皮囊的标准,他便误以为自己喜欢有趣的灵魂。

    但普通帅哥跟明星有着巨大的鸿沟,真正无可挑剔的美丽脸孔, 只能从聚光灯下寻找。

    手机的镜头喷射出光点无数, 在灯光不足的房间里重新聚成人形。

    于是, 钟岚见识到了,比明星还要漂亮的人。

    “你住的地方比我想象中还要小……”

    眼前,是穿着黑袍的美人──即使他已经开口说话, 但优美动听的嗓音令她短暂地丧失判断力, 只能用用美人一词, 尊敬地称呼他。人有慕强心理, 而美丽本身就是强势, 于是面对着真正的美人,我们往往会心生敬意, 连说话都放轻语气, 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塞壬将垂落下来的发丝拨至耳后, 原本掩没在青丝下的半张脸孔水落石出,而风景秀丽,使她屏住呼吸, 不敢惊扰。环顾了传送到的地方之后,他回头倾身,指尖抬起钟岚的下巴:“小徒弟?”

    “塞壬?”

    “对,是我,”他拢眉:“你被人虐待吗?怎么住在阁楼里?”

    “……”

    钟岚拨开他的手,五脏六腑归位,脑子也重新正常运作。

    向海妖解释了一下人类位面贫困户的生活水平,以及家里隔音不好后,他压低声音表示谅解,并提出了解决办法:“要是被发现了的话,我就唱一首安眠曲让他们睡下去。”

    仰望妖魔的高端操作。

    “来,我们合照一张。”

    “塞壬,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钟岚为难地看住他:“你不说话的时候,太像女孩子了,拍进照片里的话,应该会更像。”

    看见真人之后,她才明白为什么会有许多水手跟他表白。

    如瀑长发黑中带着浅浅的蓝,塞壬皮肤偏白,方才他俯身靠过来的时候,鼻端是他身上好闻的淡淡海水味,余光瞥到颈项底下一点血管的极淡痕迹,不至于可怖,只透出一种脆弱易碎的性感。

    “啊?”

    塞壬挑眉,唔的一声。

    正当钟岚以为他要打消这个念头,打道回府的时候,他举起右手,原本修剪得浑圆可爱的粉色指甲忽然暴涨出真面目,瞬间化为凶锐的利爪,在暖黄灯光下,映着杀气腾腾的冷光。

    接甲片都没这么有效率。

    在钟岚为这非人一面愕然之际,他以利爪往长发上比划数下,发丝尽数碎落,在碰到地面之前,又化为光点消失。塞壬对着房间里的镜子端详片刻,又补了几下,终於满意地将利爪变回去,面对着焕然一新的帅哥,她内心充满了波动。

    ……还有这种操作???

    钟岚回过神来:“我的事还有别的解决办法,而且只是小事,你蓄了这么久的长发……”想起刚才能去拍洗发水广告的一头长发就这么没了,她内疚得要吐血。

    他闻言失笑。

    “头发而已,用妖力随时能重新长回去。我长发形象用了很多年,也是时候换种风格了,怎么,好看吗?”

    为了求证新形象是否同样帅气逼人,塞壬弯腰靠得更近。

    他笑的时候,眉眼唇角弯成暧昧的弧度,漂亮的男人大多美得很有侵略性,而他微微下垂的眼角,使得整张脸的气质都柔软了下来──在这个距离下,她能看到他双眼不是纯粹的黑,光映进里面,绽出一点海水蓝。

    漂亮到一个程度,不像真人,钟岚反倒心平气和下来。

    “很好看,”她由衷赞美:“哪个造型都很美。”

    “谢啦!”

    妖性率真,塞壬愉快地收下这句夸奖,接过她的手机,头靠头的拍了一张。他是无死角的美人,怎么拍都好看,钟岚却是怎么拍都是圆滚滚的包子,要说是情侣,倒更像兄妹。而且她不习惯自拍,镜头又刚好捕捉到她闭上眼的一幕,直冒傻气,他忍俊不禁:“再来。”

    不得要领的钟岚试了几次,效果都不好,没有镜头感可言。

    她略见窘迫:“没事,把你拍得好看就行了,我没所谓的。”

    “怎么会没所谓?要做就做到最好,”塞壬径自思索片刻,灵光一闪,吩咐她:“反正都拍不到你睁眼的样子,你索性闭着眼睛吧。”

    ……

    钟岚感觉膝盖都要被箭射烂了。

    她依言闭上眼。

    塞壬的气质软和,与他共处一室,就像玻璃缸里装了尾大鱼,很难对他产生警惕心,她浅浅呼吸,极淡的盐味若有若无地拂过脸颊,额角印上柔软微湿的触感,接着是快门闪烁的声音。

    “好啦!”他在她脸颊上捏了一把:“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在教她练嗓子的时候,塞壬就知道她很忙,虽然从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