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钟岚眉头一皱, 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但在分秒必争的考场上, 并未给了她太多考虑外事的空暇, 于是她低头检查卷子, 细检两遍, 才掐着点儿到收卷时间了。待全场试卷被收走,点卷完毕后,她伏在桌上歇息,旁人以为她发挥不好在心情低落, 倒也没人去打扰她。

    幸好能独自安静一会, 钟岚这时候是真的需要休息。

    她的大脑从未如此疲惫, 就像跑步时,维持二十分钟的有氧运动后,就会开始分泌多巴胺, 在过程之中, 人会感觉轻松, 让她能维持高水平的大脑运转和反应, 停下来之后, 疲惫感便如实反馈给身体。她轻轻地喘着气──考试本来就是脑力活的持久战,进试场前考验的是征服题海的毅力, 进试场后, 便是坚持两天高度集中的试炼。

    钟岚咬了下手背, 籍着疼痛使大脑保持清明状态。

    论毅力,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过,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她很了解自己有多少斤两, 刚才的状态,绝对是在考试里超水平发挥了,说得玄乎一点,简直就像日漫《杀│人网球》里的无我境界……难道,她领会了《杀网》里的‘千锤百炼领悟之极限’!?

    话扯远了,拉回来。

    塞壬是海妖,跟考运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昨夜的一吻,不太可能吻通了她的任督二脉。惟一比较像样的解释,就是自己随身戴着的玉佩了,试场不能带手机进来,她早上将它从手机上解了下来,用红绳子系起来,做卷的时候,隐隐发烫,不至于烫得感到疼痛,只稳住了她的心态。

    现在想来,应该就是玉佩的作用了。

    钟岚上回厕所后,回来喝了两口水──不敢多喝,只湿润了喉咙,怕下一场考试开始时想去上厕所。作为成年人,虽然她在心态上略有优势,也没有因此轻视考试,抖擞精神,继续应考。

    第一场的发挥,无论多么优秀,都只是打响了前哨战!

    与此同时,严阵以待的颜清文,清秀小脸冷峻得生人勿近。

    无论开考前有多么旖旎浪漫的情意,试场开始派卷的时候,他全付精神就落在桌上的一方天地,连钟岚的名字都没出现过一刹那。学霸之所以称为学霸,就像强者缘何能登顶,都是抱持着一份纯粹与尊重。

    他,尊重这次模考,更尊重这场对决!

    两天过去,在模考结束,提前放学的时候,两人都不想多说话,麻利儿滚回家。钟岚将今天的更新发上网站后,在开坑后第一次没有码新的存稿,而是扑到小床上,痛痛快快地睡了一觉饱的。

    一睁眼,已是晚上十点。

    自从她高三后,家里晚饭的时间被无限推迟,虽然她强烈建议过只需要把她的份分装一碗当成浇盖饭就行了,不要特地等她一起吃,但一家之主钟父,态度更强硬地驳回了她的抗议:‘晚饭当然要一家人一起吃,谁晚回来就等谁!’

    话是这么说,他比钟岚要晚回家的时候,却特地拨电话回来让两人先吃了,不准等他。

    面对父亲大人的双标,闺女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瞄到挂钟,钟岚赶紧从床上滚下来,果然,两老还在等她,看见她出来,还问她睡饱没有,没睡饱的话,再睡一会,不急着吃──她在外脸皮再厚,对家里长辈也不敢造次,人都醒了,哪里还能安心躺回去让爹妈等着,没这理,于是洗把脸就来吃饭了。

    刚坐下,饭没吃两口,钟父便清咳一声。

    钟岚抬头,先把话说了:“发挥得不错,没压力,很自信,睡得也很好。”

    “我不是问你这个,”钟父眉头皱得苦大深仇:“你跟那个小子……怎么了?”

    “……”

    “我不是阻止你自由恋爱,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妈都怀了你了,但现在不比以前,新时代了!小姑娘不急着谈对象,以后到了大学,大把好男儿等着你挑,”钟父说得一板一眼的,以她对亲爹的了解,这番说辞应该暗地里背诵过三遍以上:“你要是真喜欢,就带回家来好好看一看,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这个年纪的小伙想的东西有多龌龊,你不了解!”

    “……”

    钟岚想象了一下颜小朋友满脑子龌龊的样子,忍俊不禁。

    这笑意落在钟父眼里,却是警铃大作──闺女春心萌动了!

    “爸,你这样子,听上去不是带回家看一看,而是给你砍一砍。”

    “你爸能是这样的人吗?”

    钟父脸色一肃:“要是他是个好伙子,我自然以礼相待。”

    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在父亲眼中,想拐走他宝贝闺女的,全特么是带色的狼没跑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