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开播前十分钟。

    钟狂的读者群内。

    念念不忘:狂大今天是不是有直播?

    雾之扇:对, 在YY,我已经蹲着了, 三点开始

    风魔:YY是什么?那不是打游戏才下的吗?有没有网页版, 我现在下一个还来得及吗??

    龙的城堡,网文江湖版块。

    [网文江湖]钟狂直播集中讨论

    【22楼】眉含花:

    是我的错觉吗?

    感觉自从钟狂爆了照片之后, 人气涨了好多啊……

    【43楼】仟葉:

    人气涨了很正常吧!毕竟长得那么漂亮,

    话说回来,城轲大神也很俊啊……然而这次年会见到的新面孔,很多都让我想当没看过

    【73楼】破解之剑

    43楼你要不要说得这么狠啊!

    吃鸡蛋还管母鸡长相吗?[偷笑.JPG]大大们长得丑一点才好,这样就能专注码字多更新了,

    我要是长成钟狂那样子,还码什么字啊!谈恋爱去想要什么礼物收不到, 日子肯定过得超爽, 靠, 说得我都不想当男人了!

    绝大部份读者, 尤其是纯读者, 都不关心这些花边新闻。

    知名度高如钟狂这个程度,才能勉强在他们脑海中留下印象, 一个模糊的影子。

    大神尚且如此,中下层作者只能泯然众人,读者看着他们的小说,看似进行了深层次的精神交流, 其实连作者名字都记不住, 商业套路文泛滥, 看一本,看十本,都并无太大分别。如同特种行业,提供一式一样的敬业服务,亲密到负距离,但连技师号码都只听过就算。

    只不过,在日夜与上下班挤地铁的枯燥碎片时间里,也抚慰了成千上万孤寂无聊的灵魂,绝非他人蔑视的毫无价值。

    龙堡里热烈讨论的,更多是半读者半写手的同行,才这么关心网文界的花边新闻

    钟狂知名度高,读者基数大,就是十分之一的人对直播感兴趣,也是很了不起的一批人流了,而游戏圈子里的,对那位知名菜鸡玩家蓝蓝路也很好奇,把周六三点的直播记上了心。

    ……因为菜而被网友铭记,钟岚心情复杂。

    来早了的游客频道里聊天吵架,什么内容都有,飞快刷频,几乎无法看清,大多催促主播快点开播,或是问几点开播,为什么还没画面没声音的——连开播时间这种简单易见且早已说明了的事情都能在发言区中反复地问,可想而之,面对更复杂的问题时,这个群体并不比弱智高明多少。

    毕竟,上网的门槛太低了。

    大城市大学生宿舍里尚能见到不可救药,无法沟通的奇葩。

    在网上,奇葩因为勇于表现自己,在部份社交软件中更成了常态。

    卓远川早已习惯这一点,开播前更是一再给好友做心理建设,无论看到什么智障发言,都不要太放心上:“某程度上,我认为主播是厌恶性服务业之一。不过,今天的观众真比平常多了好多啊……”

    看着翻了三倍,而且还在增长的人流,卓远川暗暗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之前就申请提升了直播间的容客量。

    “看热闹不嫌事大吧。”

    可以想象,其中不乏自己的粉丝。

    随着人数猛涨,钟岚越发认知到,有多少人在记挂着自己——小说的数据,只能反映出读者对作品的关心,而来到这直播间的,却是冲着作者本人来的,这种感受很奇妙。

    茫茫宇宙,偌大蓝星中,十三亿人,她何其渺小。

    小小的一只,居然能让这么多生命体关注她。

    一想到这里,便有战栗感从脊椎骨一路攀升,电得后颈发麻,酥软难言,心头发热,想干一番大事业!

    下午,三时正。

    摄像头啪地打开。

    万家万户,手机电脑,乃至平板上,关注着远川大神直播间的观众,从[等待主播回来……]的画面,同时变成网咖的直播间。

    “终于有画面了!?”

    “喂喂喂快来看,开播了!你不是想看看蓝蓝路长什么样子吗?”

    “我之前看过照片啊!果然是女孩子才会这么菜哈哈哈哈!”

    “可是远川大神也是女的啊?”

    “川哥是神!神是没有性别的你懂不懂啊?”

    “好吧,我不懂你们信仰玩家。”

    类似的兴奋对话,频繁出现在男寝室和网吧之中。

    直播画面亮起来后,映入观众眼帘的,是一对极相衬的俊男美女。

    即使事先已知道这位俊美青年的女儿身,第一眼看过去,还是忍不住会被欺骗——面对面的话,稍为给点时间,即使她不开口说话,也能看出是女孩子,但隔着自带柔光磨皮的镜头,简直雌雄莫辩。不过,再帅也没用,今日直播的主角,不是她。

    远川大神的左边,坐着一位年纪相约的少女。

    她似乎还不习惯面对镜头,在画面亮起来后的三秒,视线才落到镜头的方向。

    只有巴掌大的脸上,嵌着深而亮的眼睛,迎着少女不带笑意的注视,漂亮得摄人。

    少女绷得很紧,双手交握,拿捏不好直播跟拍硬照的分别,挑着眸光看向镜头,像暗中观察的猫,警戒心亮着红灯。

    对着这双眼睛,委实很难对她生出亲近感,或是僭越的龌龊念头。

    减肥前,钟岚在两位神医的帮助下,精化了一下自己的外表,她的喜好是气质柔和的姑娘,平常也确实软软小小的,跟狂字无缘。只是开播前无可避免的紧张感,使她像竖起满身彩刺的刺猬,美得气势迫人,立刻就符合他人对女版‘钟狂’的想象了。

    人们怜爱弱者,她这种出镜形象,并不讨喜。

    “下午好哈,今天来了很多新朋友,不是冲着我来的……你们还刷了起来!我懂,我不应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伤心了,哎,”

    卓远川摆摆手,一边跟观众打招呼,一边娴熟地调侃:“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旁边这位,就是平常在娱乐视频中和我一起玩的团灭发动机,队友终结者,敌方第六人——岚岚路,被写作耽误的神级玩家钟狂。”

    这朵高岭之花,比卓远川更有大神气质。

    因为蓝蓝路而认识她的观众,纷纷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

    这一句,是卓远川抛给她的话,她该接住了。

    钟岚将紧张感强压下去,唇畔划开微笑,眉眼舒展开的时候,五官也跟着柔和下来。

    冰雪消融瓦解,得以窥见其可爱之处。

    “大家好,我是钟狂,也是岚岚路,”

    在少女开口说话的刹那,原本用音响外放听着直播的人不约而同地寻找起了耳机,即使被一起观看的小伙伴抗议也在所不惜——这什么声音啊!想用耳机再仔细听听!

    在网文大神中,钟岚是颜值最高的一批,但即使是她的颜粉,这时候都无法专注在她的脸上。

    海妖的魔力,不讲道理。

    它甚至无关动听与否,是一种强烈的,不容抗拒的特殊魅力和辨识度。声音好听的人那么多,真正能因为唱歌而大红大紫,名利双手的歌星却屈指可数。有些声音生来就是注定要红的,它能瞬间抓住听众的耳朵,泛泛男神音女神音与之相比,就像萤烛之火与日月争辉,转瞬即被湮没。

    “啊……”她捂住唇,面露窘色:“我应该说什么?”

    早就写好的直播文案,并非一句句台词都写好了的演讲稿。

    钟岚预想到自己会紧张,发挥失常,如果一昧想着背稿子,临场很可能会被人看出来,效果更差——直播不是视频,需要强调互动性,所以她只以列表形式,将可以跟观众聊聊的点都列出来,心中有谱,再在直播时慢慢习惯对着镜头说话的节奏。

    反正,万事还有卓远川兜着。

    “要不先开局游戏放松一下?”

    “那你不是在为难我吗?”卓远川一拍额头:“今天来了很多你的读者吧,游戏我们待会再玩,先跟读者们聊几句……什么?我不是她男朋友,你听声音就知道了吧,我是女的,女的,她大学室友。”

    [读者们不要信,主播开了变声器]

    [变声器多少钱?麻烦主播给个链接]

    [狂大狂大我来看你了!]

    发言人数太多,立刻就有人用送礼物的方式获得关注。

    “感谢[牙刃]送的十瓶香水,需要主播的么么哒吗?”

    “啊,这个是我的读者,”看到熟悉的用户名,钟岚心头一暖,笑得更开心了:“谢谢你啊,别破费了,不用给我刷礼物,就是跟大家玩儿一下,这是她的工作,要是你们也喜欢上看她直播的话再刷不迟。”

    虽然得知狂大性别后,牙刃震惊得整整两天没说话,不过两天之后,状态就彻底恢复过来了,迅速肩负起管理员的责任,在读者群里给其他读者作思想工作,和核心读者分享感受。她的读者群至今维持着良好氛围,他功不可没。

    她开直播,也是牙刃组织着群里读者来给她呐喊助威,疯狂打Call。

    种种帮助,都是无偿的。

    对作者而言,这类核心读者的存在自然很有利用价值,不过撇去功利的说法,就只剩下满满的爱了。在心底里,钟岚不太喜欢用‘粉丝’或者单纯的‘读者’来称呼他们,不分男女,都是她的小天使。

    不过,这种称呼太娘炮,她只在心里悄悄的叫。

    [狂大你好漂亮,我要跟狂大表白]

    [叫了一年多的狂哥,还是不习惯改口……狂姐?]

    [狂哥狂哥我爱你!我是你的女粉!]

    小天使们的来到,让钟岚紧绷着的双肩渐渐放松下来,她选择性地观看那些可爱的发言,不知不觉中,唇畔泛起了傻笑。

    不过,漂亮小姐姐的笑,能叫傻笑吗?

    那肯定不能。

    落入观众眼中时,这笑便成了软乎可爱的笑——卓远川给她擦了点腮红,直男读者看不出来是妆容效果,只觉狂哥脸颊红红的,肯定是在害羞,还笑得这么暖这么甜,直击心脏!

    一开始高岭之花的生疏感,已消失不见。

    发言区中,不乏恶意的话语,什么下流话都有,只是旋即被更大量的善意发言盖过去,每一句都充满着粉丝对她的热情,好像一群小纸人高举着自己的小心心,想给她看,想让狂大知道,自己有多喜欢Ta。

    不管这个Ta,是他,还是她。

    “对,我是女孩子……哈哈,我是女孩子的事,比远川更好辨认吧?”

    放松下来后,钟岚语气也变得柔和了,温雅的嗓音游进麦克风,听得观众耳膜痒,心更痒。

    海妖声音的风格,和本妖的魔力一样,各有不同。

    而塞壬的魔力,即使在海妖之中,也属于妖孽中的妖孽,长了张温文良善的俊美脸孔,连尾巴尖尖都黑透了,超坏。

    而沾染上他魔力气息的钟岚,即使说着正经八儿的话,神色坦荡,也自带撩人效果。

    “唔,就像公告时说的,因为考虑到自己还是学生,不想曝光太多,既要码字又要上课,学校课业很重,我也很想跟你们多交流啊,”

    她抿了抿唇,轻轻皱眉,原本冷光闪闪的美目,带了几分委屈,看得人心如半熟蛋糕,又热又软地塌下来,发言区刷起一片心疼鼓励:“不过,以后就好啦……呃,其实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我不太擅长在很多人面前说话。”

    “偶尔会跟远川一起直播打游戏吧!主要我写小说的,直播码字很没意思啊。”

    “唱歌?我声音很好听?谢谢,哈哈哈,不过我不会唱歌,有机会的话,私底下练一下唱给你们听。”

    “我跟城轲他们什么关系……就是好朋友,没追我,不可能的,太熟了,没有对异性的感觉。”

    “喜欢什么类型的?”

    钟岚一愣。

    她没想过这个问题。

    卓远川插话,自信满满地宣布:“还用问?我这类型的啊,除了我,谁还带得动她?”

    被这句自信发言一打岔,话题也歪掉了。

    发言区的游戏观众,纷纷刷起了各路大神玩家跟职业选手的名字,表示以蓝蓝路的颜,即使当选手女友也是绰绰有余的了。

    钟岚立刻明白,好友猜她应该不想在公众面前谈起太多私人感情的问题,于是技巧性的一枪,让话题偏离弹道,拐入另一方向。

    在卓远川和小天使的帮助下,钟岚慢慢掌握了直播的节奏,放松下后,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困难。

    毕竟她只是偶尔露一下面,不是全职主播,不需要费心想笑点娱乐观众,留住人气,她只要做自己就好了。

    而因为游戏而认识她的观众,更多是远川大神的粉丝,关注点和读者们截然不同。

    原本大家都喜欢调侃蓝蓝路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宇宙,才能被远川这种路人王大神带着玩,每一个菜鸡的梦想就是有一个大神室友能带着自己飞。然而,这些调侃,在蓝蓝路本人出现在镜头前面之后,都化为灰烬,180度逆转了过来。

    [靠——!!放开这个蓝蓝路让我带啊!我rank分也很高!]

    [我带你我带你!加好友一起玩啊]

    [我靠这个妹子就被主播糟│蹋了?我不服,求求妹子给我一个为你当狗的机会]

    [看透了,远川大神也是带妹狂魔,还一带就带个这么漂亮的,现实真残酷]

    在妹子面前,大神算什么。

    观众半真半假的喷了起来,卓远川盯着飞驰刷新的发言区,少顷,很是迷惑地开口:“不是,兄弟们,停一停,等一等,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我,也是女的啊?”

    委屈,太委屈了。

    和读者们聊得差不多,卓远川便打开《英雄联盟》的游戏客户端,现场开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