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

    钟岚有些犹豫。

    对方来者不善——这样说太糟糕了, 她得换个说法。

    如果龙泽过来,是想跟她聊些生活琐事, 或是遇到挫折想跟她倾诉, 她都会二话不说答应下来, 非常欢迎, 因为他们是好朋友。

    如龙泽所想,她未必愿意听到他表露心迹。

    很多人想当然地以为,被人喜欢肯定是一件愉悦的事, 且将表白的一方放到了弱势方, 动辄埋怨被表白的。其实不然, 承受他人的喜爱, 其实充满了不必要的压力。

    干吗啊, 我要你喜欢我了吗?

    这种想法, 听上去也太残酷。

    你把心挖出来给我看,即使我不收下也没关系,就是想让我知道你有多喜欢我,这份热烈的心情, 理应被人善待, 可又何曾想过别人可能晕血,接受不了。

    龙泽想过了,是以姿态放得极低, 语气近乎恳求, 希望她愿意听一听。

    交浅切忌言深, 即使感情再好, 也应保持一定距离,靠得太近,会本能地感到不适——就像闺蜜问起你床上的喜好,极隐私的阴影,或是不愿向他人提及的家庭秘辛,都属于很私人的范围,要摊开来谈,双方都需要勇气。

    爱情比较特殊,有经验的人,能够熟练地将这一阶段四两拨千斤一样带过去,轻松跨越。

    但对刚从新手村出来的两人而言,搁面前的,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高墙。

    “好吧,你等我十五分钟,我洗个脸换件衣服。”

    听到他补充第二句后,钟岚忐忑的心陡然软了下来,答应了他的请求。

    挂掉语音后,她打开衣柜,想着随意挑选一件比较能见人的休闲服就好,然而落到手上的动作,却是仔细地翻出最喜欢的一条雪纺连衣裙。对方郑而重之的心情,已经成功传达,而且感染了她。在那一次夜谈之前,她从未用看待异性的目光看待龙泽,倒是经常意识到‘啊,他原形只漂亮的黑龙’。

    万一他真表白了,怎么办?

    拒绝吗?

    答应是不可能答应的,太仓猝了,钟岚心情有点乱,在惊诧褪去后,又冒出一点高兴。

    毕竟,她向来很欣赏龙泽,被优秀的人喜欢,是应该高兴的。

    只不过,没有恋爱经验,只在高中时暗恋过男神的她,委实不太能确认这种欣赏,是不是带着爱恋色彩的。

    很微妙,钟岚甚至想对自己做阅读理解。

    十五分钟转瞬即逝,换上衣服后,她只来得及往脸上糊底妆和简单的眼线口红。

    冲好一壶花茶,在沙发上坐下来后,手机如期响起。

    龙泽:我方便过来了吗?

    钟岚:来吧,欢迎你

    【龙泽邀请你进行实体接触】

    同意。

    手机喷出金光点点,重新聚拢为人的形状。

    ……人的形状?

    在天界,钟岚见过龙泽三次,见过他龙形,也见过人形,独独没见过这副模样——浓密柔软的黑发头顶,探着两根尖尖的纯黑龙角,背后的异物更是显眼,一根壮实满布鳞甲的尾巴穿透衣袍,随着她的视线落下,开始不安的左右摆动,其摆动幅度,有点眼熟。

    越看越眼熟,无法不去在意。

    钟岚招呼着:“坐下吧,我冲了花茶,要喝吗?”

    “好。”

    坐到她身旁后,沙发不堪重负地下陷了好大一片,凹出无声的惨叫,抗议着客人来自尾巴的重量。他抬眼扫了一眼客厅,余光便将格局记得一清二楚,和他家相比,太小了,可是小得恰到好处,两人靠得这么近,也不显突兀,在这方面,真真应了大未必好这句话。他接过她冲的花茶,暖暖的一小杯,清浅温柔的香气四溢,将想飞起来逃跑的他按了下来。

    好不容易才能见到她,当然不能逃。

    非但不能逃,他想多看看她。

    想到这里,龙泽放下茶杯,转过头来,定睛望向她,却发现她视线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尾巴。

    只见这条黑光闪闪,凶残得华丽的尾巴霍地竖起!

    “啊!”

    钟岚双眼一亮——她终于想明白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