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几乎就在秦若松了口气的时候,地下的震动,突然边的剧烈起来,甚至似乎冰盖都要被掀动的感觉。而这个时候,冰灵狐和青鳞蟒突然一改之前的淡定,一下子哀鸣起来,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巨大的危机。

    秦若和众人几乎在冰盖上站立不稳,顿时都是面色大变!

    如此巨大的力量,到底该是什么存在才有可能拥有?

    这样的力量,就算是太清老祖宗也绝逼没有哪怕百分之一的力量!

    如果是人或者灵兽,那么,它的力量肯定是要超过碎丹炼体这个境界的。也只有超过了传说中的碎丹炼体的境界,才有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但是这样的存在,真的存在吗?

    如果真的不存在,那下面的这剧烈的震动,又是从哪里来?

    秦若立刻急促的呼喊一声:“大家快走,立刻回去。”

    这是目前仅有的选择,只有回去,才有可能更安全一点:如果这个存在是个灵兽的话,那么,可能在任何地方都不安全。但是至少回到营地,人多了,大家的力量还能更大一些。

    更重要的是,秦若担心营地的状况,而他和何锡麟在外面,也会让营地里的人担忧。

    一行人勉强稳定下身影,然后立刻快速的趁着震动渐渐开始平息的时候,的往回赶。

    毕竟这里距离不是太远,很快回到了营地。

    回到营地,秦若的面色一下子变的铁青:原本开满了九品莲台的那个冰谷,此刻已经是一片狼藉,好像是被地震过一样,九品莲台东倒西歪,至少有超过一半被损毁了。

    营地里,太清老祖宗面色阴沉的像是暴风雨前的乌云一样,看着眼前的谷地。

    冰蓝在他的身边,很是不安的躁动不已。

    很明显的,这里受到的破坏,明显比秦若他们之前感觉到的更厉害。

    其实,这个破坏,还不是那个存在出现带来的,只是那个存在在下面的震动,就导致了这个谷地里的冰层碎裂了无数,谷地旁边的冰崖崩裂了许多处,这些崩裂的冰崖,坍塌下来,砸坏了过半的九品莲台。

    看到这些损坏的九品莲台,秦若心疼的要滴血。可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此刻什么叶做不了,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存在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紧急的和大家一起,加入到了抢救九品莲台的行动中。

    至少要在损坏的九品莲台失去效力之前存储起来,剩下的还完好的九品莲台,也要清理掉周围的崩塌的冰块。

    ……

    “老祖宗,这是什么东西?”等到一切忙完,已经是第二天。

    而好在那个存在的震动,只是震动了那么一会,就完全的消停了,否则的话,这里会被造成多大的破坏,可就难说了。

    太清老祖宗紧皱着眉头,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清楚,即便是冰蓝,它已经在这里活了五百多年,依然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它只知道,这个东西,每隔几十年,都要来这么一次。这一次,我们只是恰好赶上了。但是,根据冰蓝的说法,这下面那个存在的震动这些年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强烈。”

    秦若看着太清老祖宗,轻轻的说道:“老祖宗,我怎么感觉,这像是某种强大的存在,被某种禁制禁锢在下面。而现在,似乎这个禁制正在慢慢的松动,所以,那个存在,想要冲破这个禁制获得自由。如果我的猜测正确的话,那我们下面的存在,十有**,是某个上古遗留的强大的灵兽。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好事。”

    太清老祖宗微微点头:“你的猜测和我的猜测差不多是一样的。但是,到底是什么灵兽在下面,禁锢它的禁制,又是什么?而那设下禁锢的,又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超级的存在,设立了这样的禁锢?”

    “只是看着震动的规模和力量,就可以知道,这个下面的存在,恐怕实力前所未有的强,至少是我们不知道的强大。而我们,在它的面前,怕是连蝼蚁都算不上,若是有朝一日,这灵兽挣脱了禁锢的存在,冲上地面,怕是我们就要有危险了。”太清长老的表情很凝重。

    因为即便是他的力量,他也感觉到,绝不是那存在的对手,而且,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的他几乎无法想象。

    秦若默然,许久之后才艰难的说道:“老祖宗,难道我们要放弃这个秘地吗?我……”

    太清老祖宗叹了口气,却没说话,只是看着外面的秘地的天地。

    这样一个秘地,任何人都很难放弃,因为这个秘地,实在是太好了。好的以至于华夏所有的秘地都给比了下去。如果利用得当,不出十几年,华夏的金丹境巅峰高手就能泛滥到一个吓人的地步。到那个时候,即便是华夏没有更大的进步,整个世界都要在华夏的脚下颤抖。

    可是,现在已经到了华夏眼前的机遇,却要这么失去吗?

    或者,只是为了一个可能会出来,但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的未知的存在就放弃这里?

    不管是谁,都不会甘心。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