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小记者,就是专门挖明星的隐私,报道八卦新闻那种。”

    “狗仔队?”

    “对。”纪玉滢笑了。

    “你个子这么高,长得又漂亮,我还以为你是个小嫩模呢。”女子的眼神里透着欣赏,“你看上去和她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殊途同归罢了。”纪玉滢自嘲道。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纪玉滢。”

    “我叫关柔。”

    互相报了名字后,两个姑娘都楞住了,露台的灯光幽暗,她俩几乎是同时往会客室里面跑。

    明亮的顶灯光线下,两人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对方,几乎是异口同声:

    “原来是你。”

    “真的是你。”

    眼前的女子渐渐和记忆里更稚嫩的一张脸重叠在一起。

    真是他乡遇故知,本无意参加的一个饭局,纪玉滢竟然和年少时最要好的闺蜜重逢了。

    算下来,两人有六、七年没有见面了,从花季少女再到年轻姑娘,两人的外貌变化都很大,难怪刚才没有一眼认出对方来。

    纪玉滢小时候的家境不错,父亲在G市郊区开了一个专门生产硅胶成品的厂子,那时候美容整形行业刚刚起步不久,流行硅胶垫鼻垫下巴,硅胶隆胸隆屁股。

    她家有个亲戚是开整形医院的,每天要做上百台手术,她父亲厂子里的产品根本不愁销路,除了给亲戚的这家医院供货,还给一些美容院也送货。

    一时间,她父亲赚得盆满钵满,便把纪玉滢送去了一家寄宿的私立小学,和关柔成了同学。

    小学毕业后,两人又升了同一所中学,感情更加深厚。

    两人念初二那年,关柔的父亲为求更大的发展空间,举家迁到了经济更为发达的S市,后来,纪玉滢换了学校家里头又搬家,和关柔之间便断了音讯。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纪玉滢迫不及待地问,“我后来听人说,你爸爸的生意越做越大了。”

    “我爸爸前两年去世了。”关柔黯然道,“突发心肌梗塞,去世前倒是没有遭什么罪。”

    纪玉滢怔了怔,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一时间唏嘘不已。

    “你现在还在G市吗?”

    “大学毕业就去了S市工作。”纪玉滢说,“不过我家里人还住在G市。”

    “那不正好?我也在S市,以后可以经常约你出来逛街吃饭了。”关柔眼睛一亮。

    “那太好了。”纪玉滢也高兴,“我真愁在S市没什么朋友。”

    两人正聊得投机,听见门外有男人的声音传来。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