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握住那处已坚硬如杵,在她手里蓄势待发,微微跳动了一下。

    她一向顺从他,可这次却死活不肯依他,两人在房里扭打半天,她当然敌不过他的力气,双手被他桎于头顶,另一只手已经去扒她的裤子。

    “这青天白日的,又是在你家里,楼下还有那么多下人在,万一你妈妈突然回来怎么办?”她急得要哭。

    她眼圈发红,眼底已有一层水雾,脸上因为发急而涨的通红,她这副楚楚的样子和他记忆里某个珍贵的片段重合,不由得心里一软。

    他松开手,盯着她咬牙切齿地说:“你让我现在这样子怎么出去?”

    他身下昂扬勃发那处——已经把裤子前襟顶成了一顶帐篷,英俊的脸孔带着欲求不满的懊恼。

    纪玉滢想笑又不敢笑,生怕惹得他再兽性大发,只嗫嚅说:“你去冲个冷水澡。”

    他凑过去在她嘴唇上狠狠咬了咬,嗓音低靡沙哑:“小妖精,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他去洗手间冲凉了,纪玉滢舔了舔被他咬得生疼的嘴唇,虚弱地靠在门板上。

    刚才一场实力悬殊的肉搏战几乎耗尽了她的力气。

    她可以和他玩车震,在他和她同居的那套别墅里,只要他兴致来了,不管是在房间的哪个角落她都可以陪他尽兴。

    但是,在他家里,在这个时间绝对不行,她越不过那层心理障碍。

    郝铭裹着浴巾从洗手间出来,忽然听见外面有汽车的声音,他皱了皱眉,走到窗前掀开窗帘一角往下看,又快步走到书桌前去打电话。

    他并不避讳她,用的是座机而且按了免提。

    纪玉滢从包里翻出干净衣服来换,听出郝铭是在和他的母亲通话。

    “妈,他们今天怎么来了?”

    “儿子,你可不许生气,我想着这几年你和你爸关系这么僵,就想趁着我过生日把你爸叫过来我们一家人聚一聚,也好缓和一下你们父子俩的关系。”顿了顿,徐淑娴又问,“你爸已经到了吗?”

    “一家三口全到齐了。”郝铭厌恶地说。

    “阿铭,不管你心里怎么恨他们,可别做在明面上让你爸难堪,算妈求你了……”

    郝铭半天没回话,过了很久才说:“妈,你明天生日,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我不和他们计较。”

    “谢谢儿子。”电话那头的徐淑娴似乎松了一口气。

    郝铭放下电话,转过身来对纪玉滢说:“你别下去吃饭了,我让人给你送上来。”

    纪玉滢坐在床上发愣,听见他说话才回过神来“嗯”了一声。

    郝铭走后,纪玉滢忍不住拉开窗帘往下看。

    三个人坐在花园里的遮阳伞下,因为隔得远,所以面容模糊,只能看清是一对中年男女和一个年轻女子。

    她犹记得几年前妈妈跪在这几个人面前苦苦哀求,他们根本无动于衷。处在金字塔尖的人权势滔天,而他们一家人卑微如蝼蚁,只能任人羞辱摆布。

    晚饭时候,纪家的保姆送了饭菜进来,四菜一汤,荤素搭配,另有一盘切好的水果。纪玉滢正吃着,听见外面有悠扬的音乐声响起。

    她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