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城像7;150838099433546是被人当众扇了一记耳光。

    他虽然为人高调狷狂,可城府还是有的。君子报仇尚且十年不晚,何况只是输了些钱。他顾城是什么人?几家上市公司的小开,这些钱对他来说算个屁啊。

    “下次有机会再切磋。”他若无其事地耸耸肩。

    郝铭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低头拉着纪玉滢的手径自走了。

    顾城的眼睛像是钉死在纪玉滢的身上,直到她和郝铭走出了赌场大厅,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了视线。

    MD!差点到手的女人又飞了,这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劳资迟早有一天会把你搞到手。他暗暗发誓。

    俄罗斯小妞不识趣地在他怀里蹭来蹭去,他不耐烦地一把推开她:“一边呆着去,少来烦我。”

    七个人在赌场的大门口汇合,准备分坐几部车回酒店,纪玉滢在车上等了半天,郝铭却站在车旁和伊万说话,迟迟没有上车。

    他的嗓音压得极低,纪玉滢一句也没有听清楚。

    等他一个人上车后,纪玉滢随口问:“伊万呢?不和我们回酒店吗?”

    “他有事要办。”郝铭言简意赅。

    回到酒店后,关柔吵着要去吃宵夜,王戬当然依她,说干脆坐游艇出海,边吃边玩更有意思。

    小嫩模安琪是过惯夜生活的,人又贪玩爱热闹,听到说要坐游艇出海去玩,当即朝廖淮安撒娇也要一起去。

    “玉滢,你和郝铭也去。”关柔怂恿说。

    “我头晕。”纪玉滢扶了扶额,又对郝铭说,“现在时间还早,不如你和他们一起去玩吧。”

    郝铭看了她一眼,没有马上表态。

    “去嘛,别扫兴了,人多热闹。”关柔拽住她的手臂摇了摇。

    “我怕我坐游艇会吐,本来人就不大舒服。”

    关柔仔细看了她两眼:“你的脸色是不大好看,我就不为难你了,你早点回房间休息。”又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悄声说,“你傻啊,干嘛让郝铭单独跟我们去玩?这A国的赌场多,女人更多,你就不怕他被哪个小妖精勾去了魂?回头给你添堵。”

    纪玉滢无力地朝她笑笑,她是真心希望郝铭别跟她回房间,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这点小小的奢望也马上落了空。

    王戬和廖淮安怂恿着郝铭一起去玩,他推说太累给回绝了。

    电梯的镜子里映出纪玉滢苍白迷离的脸,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空洞无神,她轻轻咬了咬嘴唇,像是看到了另一个陌生的自己。

    电梯停在二楼,有几个人走了出去,他按住开门键问她:“二楼全是餐厅,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我不饿。”她摇头,“你一人去吧。”

    他并没有走出去,按了19他们入住的楼层数。

    他们住的这一间是豪华套房,这是郝铭的习惯,他喜欢房间大而且多,就像她和他同居的那套别墅,多少个寂寞的不眠之夜,只有她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房间。

    她这人从小就喜欢长相好看的人,初见郝铭时简直惊若天人,他和她每说一句话她的一颗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刚跟他的头一年,多少次深夜,他餍足后沉沉睡去,她却舍不得睡,拧亮台灯像个花痴一样傻傻地看着他的睡颜。

    这种习惯延续了一年之久,后来她逐渐明白,有些东西不是她可以奢望的,她要时刻记住自己不堪的身份。

    进房间后,他和她各去了一间盥洗间冲凉。这是他的习惯,如果一套房子里有两间浴室,他绝不喜欢两个人挤在一处冲凉。

    躺在睡房的大床上,他撩拨了她很久,她却始终无法动情,这让他不大高兴,一面揉捏她的丰盈一面不满地说:“你能不能别像个木头人一样?”

    “我今天太累了。”她说。

    “别扫兴。”

    她只得用两只胳膊缠住他的脖子,主动亲吻他,柔软的舌头舔吮他的下巴,脸颊,耳廓……他很快呼吸不稳,火热的肿大铁棍似的抵在她的双腿之间。

    他扯掉她的底裤,一点点地硬挤进去,纪玉滢疼得用手推他的胸膛。

    “你慢点……我疼……”

    今晚的她完全不在状态,直到现在下面还是干涸的,怎么能不痛?

    他无视她的推拒,桎住她的双手置于头顶,膝盖硬生生地撑开她的双腿,一挺腰一举将她贯穿。

    “唔……”她疼得拧紧眉。

    “放松……夹这么紧干嘛?搞得像我强了你一样。”他不满地嘀咕。

    “我疼……”

    “等下就不痛了。”他安抚地含住她的唇瓣亲吻,身下却突然用力,蛮横地在她体内冲撞。

    纪玉滢在他身下像一条死鱼一样——一动也不动。

    “乖……叫两声给我听听。”他汗如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