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碰到纪小姐随便说了几句。”周文清对孙冉说,“你不是要赶着去报社吗?快走吧,还要去提行李。”

    等走远了,孙冉很不高兴地说:“这纪玉滢就是只狐狸精,你离她远点。”

    “喔?”

    “年纪轻轻的,开一部几百万的超跑,肯定是被人包养的,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又勾搭上了关思睿,手段高明着呢。”孙冉心里又妒又恨。

    她年轻漂亮,心高气傲,自从傍上周文清以后,她就成了总编跟前的红人了,连她所在的A组领导也要忌惮她三分。

    她的风头怎么能被一个刚进报社一年的新人抢去?

    “看上去倒是很正经的一个姑娘,还真是想不到。”周文清遗憾地说。

    “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怎么会?冉冉,咱俩处了这么长时间了,我对你怎么样难道你没有感觉吗?”周文清赶快表明心迹。

    “你们男人啊,还不是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孙冉似嗔似娇地睇他一眼。

    她忽然间媚态横生,周文清骨头酥了一半,腆着脸说:“我这不是还没有吃到嘴里吗?”

    孙冉眼一横,跺脚道:“周先生,不许耍流氓。”

    “冉冉,我是太喜欢你了,总是巴望着能和你的关系再进一步嘛。”

    切!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她准备再吊吊周文清的胃口,当情人可不是她孙冉的理想,登堂入室取代正室才是她的最终目的。

    纪玉滢在机场门口和关思睿分了手,急匆匆地往出租车停靠点赶。

    坐在车里的关思睿看着她风风火火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

    这姑娘什么都好,7;150838099433546就是性子倔了点,生怕多欠他一个人情要逼她肉偿一样。他关思睿好歹也是商界名流,有头有脸的上市公司总裁,会是那么急色的人吗?

    排队等了一会儿,好容易轮到她了,刚把拉杆箱放进出租车的后备箱里,她的手机就欢脱地响起来。

    她一手去拉车门,一手按了通话键。

    “喂,哪位?”

    “在哪儿?”是郝铭。

    “我正准备上出租车,要去一趟报社。”

    “别上车了,你到机场的停车场来,我在车里等你。”

    “我回报社还有工作。”

    “……”沉默。

    只两秒钟时间,纪玉滢扛不住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金主大人生气。

    “好吧,我马上过来。”

    “小姐,你走不走?”出租车司机不耐烦了。

    “对不起啊……临时有事不走了。”她嘴里道着歉,把拉杆箱又从后备箱里给搬了出来。

    往停车场赶的路上,她给老谭去了个电话,简单汇报完工作后又提出稿子回家去写。

    “小纪,这几天你辛苦了,干得不错,回头我给总编说一声准你几天假。不过稿子你可得抓紧时间写,写完了赶快发我的邮箱,我给你润润色。”老谭倒是很爽快。

    “头儿,谢了啊。”被一向敬重的领导表扬,纪玉滢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一上车她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郝铭的脸色阴沉沉的,仿佛雷雨之前的天。

    “开车吧。”他对伊万说。

    “我们去哪儿?”

    他这次倒没有嫌她多嘴,简单地说:“去我家。”

    “去你家?”她睁大眼,“郝太太又想吃糯米糍粑了?”

    “我妈……她生病了。”

    “伯母她怎么了?”她着急地问。

    “老毛病了,我妈她心脏不好,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容易犯。”

    郝铭的妈妈看上去富态雍容,倒不像是心脏有毛病的人。

    “去医院看了吗?”

    “她有专门的保健医生,已经去家里看了,说是没有什么大碍,多休息休息不能再受到刺激了。”

    他难得这么耐心地向她解释这么多,她不禁动容地问:“我能为伯母做些什么吗?”

    “我家里的老佣人张妈你是见过的,她儿媳生孩子前阵子回老家了,家里的保姆用着又不称心,我的意思是让你去我家照顾我妈几天。”

    纪玉滢呆掉了,去金主大人的家里伺候他的妈妈?

    “怎么?你不愿意?”他凉悠悠地看她一眼。

    “我怕我笨手笨脚的,惹郝太太不高兴……其实……”她支吾半天终于说出口,“其实可以让保健医生介绍一名专业的护士来照顾你妈妈,如果病情有变化,也能及时应对处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